裴宽(唐朝大臣)

编辑:昏眩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7-06 00:20:54
编辑 锁定
裴宽(679—754)河东闻喜人。以廉明清正、刚直不阿、执法如山而名垂青史。裴宽生性通敏,工于骑射,尤为文词。初任润卅(今江苏镇江)参军,时有人送鹿肉给他,知道裴宽不收,悄悄放下肉就走。裴宽无处退礼,便把鹿肉埋在后花园里。刺史韦诜知道此事后,非常叹服,聘裴宽为按察判官,并许女为妻。
中文名
裴宽
出生地
河东闻喜
出生日期
679
逝世日期
754

裴宽生平简介

编辑
后来,御史宇文融又推荐裴宽知任刑部员外郎。这时,万骑将军马崇白日杀人,而霍国王毛仲因私人关系密切想包庇其罪责。裴宽不畏权势,不徇私枉法坚决以法从事,捍卫了法的尊严。不久,裴宽又先后升任中书舍人御史中丞、兵部侍郎等职。开元间,裴宽调任河南尹。任职期间,公正廉明,体恤民情,从不屈附于权贵,河南大治。后又调太原尹。由于他政绩卓著,唐玄宗赐紫金袋,并亲笔写下“德比岱云布,心似晋水清”的诗句褒奖之。
唐玄宗天宝初年,裴宽为东留太守兼采访使。旋即又升为范阳节度使兼河北采访使,加御史大夫。当时,北平军使乌承恩凭借自己的权势,贪受贿赂,谋取私利,民甚怨愤。裴宽了解后,对乌绳之以法,毫不留情。三年后,裴宽提升为户部尚书,仍兼御史大夫。当时刑部尚书裴敦复讨伐海贼不胜归来,到处宣传,说贼兵强马壮,气势汹汹,同时又给自己记功颂德,以期开脱罪责。虽为族人,裴宽对裴敦复这种推脱责任的做法进行了严厉的批评,并没有在皇帝面前为他“美言几句”。由是裴敦复怀恨在心。有一次,河北部将入朝,在皇上面前盛赞宽在范阳时非凡的政绩,说至今以来,连北方夷狄还思念着宽的恩泽。玄宗听后,对裴宽更是信任和赏识。然而,玄宗的信任,却引发了权相李林甫的不满。李林甫担心裴宽声名日大,威胁其相位,对自己不利;同时又恨裴宽与其仇人李适之亲善。因此,他企图挑拨裴敦复来对抗裴宽。敦复因前事与裴宽结下仇怨,加之他心胸狭窄,又经李林甫从中挑唆,遂千方百计构罪陷害裴宽。恰好这时,裴敦复的部将程藏曜、郎将曹鉴因依仗权势为所欲为,被人告发。裴宽奉命受理此案,遂秉公将二人逮捕入狱。敦复托人说情,裴宽执法不’肯宽容。于是裴敦复令其女婿以500两黄金贿赂了杨贵妃的姐姐杨三娘,从中陷害裴宽。杨三娘在玄宗面前多方罗织裴宽之过。唐玄宗这时已陷入奢侈荒淫的生活中,不理朝政,任人摆布,遂听信谗言,贬裴宽为睢阳(今河南商丘)太守。及韦坚案发,又因韦坚与裴宽有亲戚关系而再贬为安陆别驾。这时李林甫大权在握,大规模地排斥异己。他派罗希爽南下杀李适之,顺便过安陆刺杀裴宽。但罗希爽在裴宽的劝导下不忍下手而去。裴宽眼见奸臣当道,心灰意冷,遂表奏唐玄宗,决意出家为僧,玄宗不许。稍许迁升东海太守、襄州采访使,又拜礼部尚书。天宝十四年(755)卒,享年75岁。赠太子少傅

裴宽相关文献

编辑

裴宽旧唐书

漼从祖弟宽。宽父无晦,袁州刺史。宽通略,以文词进,骑射、弹棋、投壶特妙。景云中,为润州参军,刺史韦铣为按察使,引为判官,清干善于剖断,铣重其才,以女妻之。后应拔萃,举河南丞。再转为长安尉。时宇文融侍御史,括天下田户,使奏差江南东道勾当租庸地税兼覆田判官。转太常博士礼部国忌之辰享庙用乐,下太常,宽深达礼节,特建新意,以为庙尊忌卑则登歌,庙卑忌尊则去龠。中书令张说宽明识,举而行之。再迁为刑部员外郎。有万骑将军马崇正昼杀人,时开府霍国王毛仲恩幸用事,将鬻其狱,宽执之不回。兵部尚书萧嵩河西节度使,奏宽及郭虚己为判官,累年专见委任,嵩加中书令,宽历中书舍人御史中丞、兵部侍郎。开元二十一年冬,裴耀卿黄门侍郎知政事,扈从出关,知江、淮转运,于河阴置仓,奏宽为户部侍郎,为其副。
宽性友爱,弟兄多宦达,子侄亦有名称,于东京立第同居,八院相对,甥侄皆有休憩所,击鼓而食,当世荣之。选吏部侍郎,及玄宗还京,又改蒲州刺史。州境久旱,入境,雨乃大浃。迁河南尹,不附权贵,务于恤隐,政乃大理。改左金吾卫大将军,一年,除太原尹,赐紫金鱼袋。玄宗赋诗而饯之,曰:“德比岱云布,心如晋水清。”
天宝初,除陈留太守,兼采访使。寻而范阳节度李适之入为御史大夫,除宽范阳节度兼采访使河北替之。其年,又加御史大夫,时北平军使乌承恩恃以蕃酋与中贵通,恣求货贿,宽以法按之。檀州刺史何僧献生口数十人,宽悉命归之,故夷夏感悦。
三载,以安禄山为范阳节度,宽为户部尚书、兼御史大夫。玄宗素重宽,日加恩顾。刑部尚书裴敦复讨海贼回,颇张贼势,又广叙功以开请托之路,宽尝几微奏之。居数日,有河北将士入奏,盛言宽在范阳能政,塞上思之,玄宗嗟赏久之。李林甫惧其入相,又恶宽与李适之善,乃呼裴敦复,且以宽之语告之。敦复使气性疏,与宽素不相下,以为林甫推诚于己,因愿结之,且诉其冤。先是,宽以亲故名嘱敦复,求请军功。至是敦复气愤发其事,林甫曰:“公宜速奏,无后于人。”寻而敦复扈从幸温泉宫,宽在京城未发。遇有敦复下军将程藏曜、郎将曹鉴。鉴,郴州富人;藏曜,岭南首领之子。皆有他事,与人诣台告诉,宽受其状,捕鉴等鞫之。敦复判官太常博士王悦闻之,谓宽求其过,连夜诣汤所以告。敦复大惧,促装待罪,因令子婿以五百金赂于贵妃姊杨三娘。杨氏遽为言之,明日贬宽为睢阳太守
宽以清简为政,故所莅人皆爱之。当时望为宰辅。及韦坚构祸,宽又以亲累贬为安陆别驾员外置。林甫使罗希?#93;南杀李适之,纡路至安陆过,拟怖死之。宽叩头祈请,希?#93;不宿而过。宽又惧死,上表请为僧,诏不许。然崇信释典,常与僧徒往来,焚香礼忏,老而弥笃。累迁东海太守、襄州采访使、银青光禄大夫,转冯翊太守,入拜礼部尚书。十四载卒,年七十五。诏赠太子少傅,赙帛一百五十段、粟一百五十石。兄弟八人,皆明经及第,入台省、典郡者五人。

裴宽新唐书

裴宽,性通敏,工骑射、弹棋投壶,略通书记。景云中,为润州参军事。刺史韦诜有女,择所宜归,会休日登楼,见人于后圃有所瘗藏者,访诸吏,曰:“参军裴宽居也。”与偕来,诜问状,答曰:“宽义不以包苴污家,适有人以鹿为饷,致而去,不敢自欺,故瘗之。”诜嗟异,乃引为按察判官,许妻以女。归语妻曰:“常求佳婿,今得矣。”明日,帏其族使观之。宽时衣碧,瘠而长,既入,族人皆笑,呼为“碧鹳雀”。诜曰:“爱其女,必以为贤公侯妻也,何可以貌求人?”卒妻宽。
举拔萃,为河南丞,迁长安尉。宇文融侍御史,括天下田,奏为江东覆田判官。改太常博士礼部建言忌日享庙应用乐,宽自以情立议曰:“庙尊忌卑则作乐,庙卑忌尊则备而不奏。”中书令张说善之,请如宽议。迁刑部员外郎。万骑将军马崇白日杀人,而王毛仲方以贵幸,将鬻其狱,宽固执不肯从。河西节度使萧嵩表为判官,历兵部侍郎。宰相裴耀卿领江淮运,列仓河阴,奏宽为户部侍郎自副。迁吏部。出为蒲州刺史,州久旱,宽入境辄雨。徙河南尹,不屈附权贵,河南大治。由金吾大将军授太原尹,玄宗赋诗褒饯。天宝初,由陈留太守拜范阳节度使。时北平军使乌承恩,虏酋也,与中人通,数冒贿,宽以法绳治。檀州刺史何僧献生口数十,宽悉归之,故夷夏感附。
三载,用安禄山守范阳,召宽为户部尚书,兼御史大夫。裴敦复平海贼还,广张功簿,宽密白其妄。会河北部将入朝,盛誉宽政,且言华虏犹思之,帝嗟赏,眷倚加厚。李林甫恐其遂相,又恶宽善李适之,乃漏宽语以激敦复,敦复任气而疏,以林甫为诚。先是,宽以所善请于敦复,即欲白发其言,林甫趣之。敦复未及闻,扈幸温泉宫。而其下裨将程藏曜、曹鉴自以他事系台,宽捕按之,敦复谓宽求致其罪,遽以金五百两赂贵妃姊,因得事闻于帝,由是贬宽睢阳太守。及韦坚狱起,宽复坐亲,贬安陆别驾。林甫任罗希?#93;杀李适之也,亦使过安陆,将怖杀宽,宽叩头祈哀,希?#93;乃去。宽惧终见杀,丐为浮屠,不许。稍迁东海太守,徙冯翊,入为礼部尚书。卒,年七十五,赠太子太傅
宽兄弟八人,皆擢明经,任台、省、州刺史。雅性友爱,于东都治第,八院相对,甥侄亦有名称,常击鼓会饭。其为政务清简,所莅人爱之,世皆冀其得宰相。天宝间称旧德,以宽为首。然惑于佛,喜与桑门游,习诵其书,老弥笃云。子谞。
词条标签:
政治人物 官员 人物 中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