裴侠

编辑:昏眩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7-04 09:22:27
编辑 锁定
裴侠,字嵩和,生年不详,卒于北周明帝武成元年(559年),河东解(今山西运城西南)人。祖父裴思齐曾在北魏时任议郎。父亲裴欣为西河郡守,死后得晋州刺史的名号。裴侠虽以门资解巾赴任,以至官达公卿之位,然而他官高不失其志,一生为政清廉,生活俭朴,克己爱民,所在州郡人民感其遗爱。
本    名
裴侠
字    号
字嵩和
所处时代
北魏,北周
民族族群
汉族
去世时间
559年

裴侠人物生平

编辑
裴侠13岁丧父,青年时任州主簿,举为秀才,北魏正光年间(520—525年)以门资得到散官奉朝请,后升任义阳郡守。永安二年(529年),元颢反魏,叛军攻下洛阳,并派使者赴义阳见裴侠。裴侠烧掉送来的书信,表示不听元颢的命令。事隔不久,尔朱荣率军平叛,孝庄帝回到洛阳嘉奖功臣,以裴侠有忠勇精神授予他东郡太守,兼防城别将之职。永熙二年(533年),高欢击败尔朱兆,收其部众,势力大增。孝武帝为抑制高欢,起用了拥有重兵的贺拔胜、贺拔岳兄弟,同时向河南(今山西南部黄河以南地区)征兵以加强京城的宿卫。裴侠率领自己的部曲赶赴洛阳宿卫京都。永熙三年(534年)高欢计杀贺拔岳,形势变得十分严峻。武卫将军王思政私下与裴侠议论时政,认为当时权臣高欢不听王命,自作主张,孝武帝力量日渐削弱,面对这种情况该采取什么态度?裴侠认为如果与高欢对立则会有眼前的麻烦,与宇文泰交往则怕有将来的忧虑。不如跟随孝武帝,谨慎从事,从长计议,待机而行事。王思政心服其策,于是向孝武帝推荐,授予他左中郎将的职位。就在这年高欢兵进洛阳,孝武帝逃奔长安。裴侠随帝入关,因而赐爵清河县伯,官拜丞相府士曹参军。

裴侠相关事件

编辑
西魏文帝大统三年(537年),高欢与宇文泰两军战于沙苑(今陕西大荔),裴侠率领乡兵部曲随军作战,冲锋陷阵十分勇敢。文帝奖励他的勇决精神,引用孔子“仁者必勇”的话语命他改裴协为裴侠。因战功晋升为侯爵。大统八年(542年),并州刺史王思政奉命镇守玉壁(今山西稷山西南),在朝中选择镇守之将,选了能战的韦孝宽,善谋的裴侠,任裴侠为长史。玉壁城周八里,四面并临深谷,地势险要,难以攻克。高欢以高官厚禄招聘乇思政,希冀瓦解西魏的力量。王思政让裴侠代为复信,文字气势壮烈。文帝称赞裴侠帮助他人挫难解纷有如战国时的鲁仲连。大统十二年(546年)高欢屡攻玉壁不下,得病退兵,裴侠守玉壁有功拜为河北郡守。在任上他躬履俭素,爱民如子,河北郡旧例有渔猎者30人、男丁30人供郡守驱使。裴侠认为满足自己的口腹去役使他人于心不安,于是悉令免除。而将这些佣工交纳的租税买了官马,几年繁殖马匹成群。在他离任之时一无所取。郡内吏民没有不怀念他的,人们编了歌谣传颂:“肥鲜不食,丁庸不取,裴公贞惠,为世规矩。”文帝欣赏裴侠清政爱民的风范,欲给众郡守树立一个榜样。有一次在朝中命裴侠独立一边,然后对众人说,裴侠奉公清廉为天下之最,你们谁能与他相比也可同他站在一起,众郡守都不敢应对。于是文帝赏赐他丰厚的物品,朝野都心服口服,称他为“独立使君”。

裴侠作品一览

编辑
裴侠为九世伯祖裴潜作《贞侯潜传》,传中附上裴氏宗室中有清名廉政者,欲使后来者学习和仿效,也以先人的作为激励自己。他的堂弟裴伯凤、裴世修当时都是丞相府佐,不能理解他的作为,耻笑他不知人生奋斗为名为利,何苦作官还这样清苦。裴侠对答,认为清廉是任职的本分,勤俭是人立身的基础。裴氏家族是个大族,好传统代代有人继承,以清苦修身不为名利,是怕辱没祖先。一番话说得二兄自觉形秽。

裴侠轶事典故

编辑
大统十五年(549年)裴侠调任郢州刺史,加仪同三司。后梁竟陵守孙暠,鄼城守张健以郡降附西魏。裴侠认为孙暠眼珠乱动,说话没有分寸,不是真心降附,而张健神情镇定,不会有贰心。有人密告宇文泰,字文泰认为裴侠有鉴别力,于是派大都督符贵镇守竟陵,而对鄻城不派军队。第二年梁将柳仲礼率军救安陆,孙暠复叛魏,事态发展正如裴侠预言。不久裴侠转任大将军,拓州刺史,又拜为雍州别驾。
北周孝闵帝即位(557年),裴侠官拜司邑下大夫,加骠骑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,进爵为公。后又担任户部中大夫,在几十天之内调查、揭发出贪官污吏的行为,树立了清廉严政的名声。后又调任工部中大夫,工部的贪官污吏都害怕得很。大司空的掌钱物典李贵躲在家里哭。裴侠得知后令他自首,李贵承认贪污了五百万钱。裴侠劳神过度得了昏昏沉沉的病,一日忽听到有五鼓的声音,立即惊起,重病由此见轻。晋公宇文护感叹裴侠忠诚,病危还忧国忧民。在他病重期间,许国公宇文贵、北海公申微等到家问候他,看到他住的房屋不免霜露,返回朝中向明帝报告,明帝顾惜他贫苦,为他修住宅,并赐给良田十顷。明帝武成元年(559年)裴侠病故。朝廷赠给他太子太师,蒲州刺史的称号。赐谥为贞。

裴侠《北史 裴侠传》

编辑
裴侠字嵩和,河东解人也。年七岁,犹不能言,后于洛城见群乌蔽天从西来,举手指之而言,遂志识聪慧,有异常童。年十三,遭父忧,哀毁有若成人。巍正光中,稍迁义阳郡守。武卫将军进侠于帝,授左中郎将。及帝西迁,侠将行而妻子犹在东郡。荥阳郑伟谓侠曰:“天下方乱,未知乌之所集,何如东就妻子,徐择木焉。”侠曰:“既食人禄,宁以妻子易图也?”遂从入关。除河北郡守,侠躬履俭素,爱人如子,所食唯菽麦盐菜而已,吏人莫不怀之。此郡旧制,有渔猎夫三十人以供郡守,侠曰:“以口腹役人,吾所不为也。”乃悉罢之。又有丁三十人,供郡守役,侠亦不以入私,并收庸为市官马。岁时既积,马岁成群。去职之日,一无所取。人歌曰:“肥鲜不食,丁庸不取,裴公贞惠,为世规矩。”朝野服焉,号为“独立使君”。迁户部中大夫。时有奸吏主守仓储,积年隐没至千万者,及侠在官,励精发擿,数旬之内,奸盗略尽。转工部中大夫。有大司空掌钱物典李贵乃于府中悲泣,或问其故,对曰:“所掌官物,多有费用,裴公清严有名,惧遭罪责,所以泣耳。”侠闻之,许其自首。贵自言隐费钱五百万。侠尝遇疾沉顿,士友忧之,忽闻五鼓,便即惊起,顾左右曰:“可向府耶。”所苦因此而瘳。晋公护闻之曰:“裴侠危笃若此而不废忧公,因闻鼓声,疾病遂愈,此岂非天佑其勤恪也?”又司空许国公宇文贵、小司空北海公申徽并来候侠疾,所居第屋,不免霜露,贵等还,言之于帝。帝矜其贫苦,乃为起宅,并赐良田十顷,奴隶耕来粮粟莫不备足。缙绅咸以为荣。卒于位,谥曰贞。
译文:
裴侠字嵩和,是河东解县人。他七岁的时候还不会说话,后来在洛阳看见一群乌鸦遮蔽天日从西边飞来,举手指着它们开口说话,从此就博学聪慧,跟一般儿童不同。十三岁时,父亲去世,他悲哀过度而伤害了身体,像成年人一样。魏正光年间,逐渐升任义阳郡守。武卫将军向皇帝推荐裴侠,授予他左中郎将一职。等到皇帝西迁时,裴侠将要出发而妻子儿女还在东郡。荥阳郑伟对裴侠说:“天下正在动乱,不知鸟该聚集何处,不如去东郡与妻子儿女团聚,慢慢再选择投奔的地方。”裴侠说:“已经吃了别人的俸禄,怎能因为妻子儿女而改变自己的忠心呢?”于是跟随皇帝入关。后任命为河北郡太守,裴侠自身生活俭朴,爱民如子,他吃的只有豆麦咸菜而己。官吏百姓没有谁不敬仰他。这个郡先前的制度,郡里安排三十个捕鱼打猎的人来供应郡守鱼肉。裴侠说:“为了饮食而役使人,是我不做的事。”于是把他们全都遣散了。郡里又安排三十个成年男子,供郡守役使。裴侠也不把他归入自己的人,全都收取雇佣他们的钱,为官府买马。岁月长久,马于是成了群。裴侠离开官职的时候,一概什么都不拿。百姓歌颂他说:“肥美的鱼肉不吃,雇佣成年男子的钱不要。裴公坚贞仁惠,是世上的楷模。”朝廷和民间都赞叹佩服他,人们称裴侠是“独立使君”。提升裴侠做户部中大夫。当时有不法官吏,主管管理仓储财物,多年隐瞒贪污达到千万钱。等到裴侠到任,振作精神,揭发检举,数十天之内,不法的官吏受惩处,大略没有了这类事情。后来裴侠调任工部中大夫。有个大司空掌钱物典李贵在府中悲伤哭泣。有人问他原因,他回答说:“我掌管的官府财物,有很多我耗费占用了,裴公清廉严明有名声,我害怕遭到罪过责罚,因此哭泣。”裴侠听到这件事,允许他自首。李贵自己说出了隐瞒耗费的五百万钱。裴侠曾生病疲惫不振,士人朋友为他担忧,忽然听到敲五鼓的声音,就立刻受惊起身,问身边的人:“可到府里办公了吧。”他的病竟然因为这个痊愈了。晋公护听说这件事后说:“裴侠病情这样危重却不忘考虑公事,由于听到鼓声,大病就痊愈了,这难道不是上天保佑他的勤勉谨慎吗?”又有大司空宇文贵、小司空北海公申征一起来探问裴侠,裴侠所住的房屋,不能躲避风霜。宇文贵等人回来,向皇帝说起此事。皇帝怜悯他贫苦,于是为他建造房屋,并且赐给十顷良田,奴隶、耕作农具、粮食样样充足。士大夫都为此感到荣耀。裴侠死在任上,谥号为贞。
词条标签:
人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