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鸡卜

编辑:昏眩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7-03 02:32:09
编辑 锁定
彝族信仰习俗。在摩梭人、藏族、彝族和普米族地区甚为流行,作以占卜吉凶社员祸福。用锤将一只鸡打死,抛出门外,观鸡身定吉凶。
中文名
打鸡卜
外文名
dajibu
别    名
打鸡
民    族

打鸡卜简介

编辑
鸡卜:鸡卜即打鸡问卜。在摩梭人、藏族、彝族和普米族地区甚为流行,地认为彝族鸡卜技术最高,摩梭次之。摩梭人称鸡卜为“阿窝拉尔”,先把鸡煮熟,必须用公鸡,煮好后取出。彝族信仰习俗。作以占卜吉凶社员祸福。用锤将一只鸡打死,抛出门外,观鸡身定吉凶。鸡头向外为吉,向内为凶。横向为不吉不凶;鸡身侧卧或年地为凶,坐或立为最凶。

打鸡卜占卜部位

编辑
看鸡眼眶骨。左侧代表主人,右侧代表客人。无色为吉,黑色为凶,又根据黑点距眼眶远近来判断,远者来得慢,近者来得快。
看鸡嘴。嘴有红点,象征进财;如果有黑点,凶,要破财。
看鸡嘴张闭。张嘴,不吉,可能要吵架、打冤家;闭嘴,吉利,太平无事。
看骨髓。把鸡腿骨剖开,骨髓丰足,预兆丰收;骨髓不多,标志歉收。
看舌骨。其上有三个叉:中间短,象征詹巴拉灶神,如果它弯得好,又朝前方,说明詹巴拉商兴,喜事临门;如果它乱卷,方向不定,就认为詹巴拉不高兴,不想保佑主人,坏事就要发生,事后必须敬灶神。
鸡舌骨两侧各有一长骨,它是左边为主人,右边为客人,如果二骨都朝前、平行,为吉利;如果向中央、向外偏、向后卷都不好。主卷主人不吉,客卷客人不吉。

打鸡卜鸡蛋卜

编辑
将鸡蛋煮熟,洗净剥皮,根据蛋白、蛋黄的布局关系以定凶吉,两者界限分明为吉,两者混杂不清为凶,由此推卜病人的前途如何。

打鸡卜打鸡

编辑
打鸡又叫断口嘴,是信奉原始本教的山民中常见的一种驱灾仪轨,这种仪轨可用许多时间和场合。最为重要和庄严的是在年头或岁尾举行的仪式,家庭成员必须到齐。再就是为某一场官司或家中发生的一些异常现象举行,如常有病痛,恶梦不断,路遇不祥之物等等,总之一切不祥均可请什巴打鸡驱灾驱邪。
打鸡的什巴有两种,一种能称为高手的,应主家之邀后,先祭其所供奉的护法神,
打鸡卜 打鸡卜
念咒语。他们面对敞开的大门,双手紧握鸡脚,开始念咒,令人闻之心惊胆颤,不到半个小时,刚才高昂着头活崩乱跳的公鸡,气绝死去。这种什巴所做的法事,据当地人讲有百分之百的灵验。但这种什巴不易请到。
另一种打鸡则是一般什巴的仪轨:天快黑尽,人畜均归家,什巴要主家准备一碗青稞或大米,一把柏枝及一只大公鸡。
什巴接过主家捉来的公鸡,要看看是否健康,鸡冠有无残缺,爪子是不是尖利,检验完毕开始仪式。
在浓浓的烟雾中,把鸡边熏边用一枝鲜树叶沾起清水洒在公鸡头上、身上检浴。检浴在本教中很常见,本教徒认为,人或物都有一种无形的脏物,这种物是鬼怪,或是土、木、水,石等精灵。熏烟洒水后能消除一切孽障,还其本来面目,做事就会顺当。所以去探望病人、参加红白喜事或出远门等等,归来时都要进行一次烟熏水沐的检浴。
公鸡检浴后,什巴用左手握住鸡的双脚,右手抓一把青稞或大米,朝着平日所供奉的神位方向,向其护法神,诸如祖宗延续下来供奉的家神、山神、九头龙神等祈祷。报上自己的姓名和属相,并十分谦虚地说:“我本人无能,凭借先祖之神,某某山神的威力,为某某家进行此项活动”。主家为求得你们的神灵,准备了丰盛供品。什巴大多饮酒,这大堆赞语说完,主家马上敬上一碗酒,什巴端起酒杯用无名指朝头顶,两肩弹敬酒后,大喝几口,便开始第二项重要仪式。
什巴左手握住公鸡的双脚,右手高举刀。刀是什巴常配在腰间的一把一尺到一尺五左右的专用藏刀,刀不能借用,更不能用其他刀代替。什巴们共同的开头语是一句咒语叹词:“叶阿哈合!”这句叹词必须高声叫出,威震一切鬼怪,便开始用刀面边打公鸡边念咒语,在公鸡的惨叫声中,什巴说道:此时此刻,虽然我无更大的力量,但我身后站着×神×神。你这只公鸡不应是一只平凡的鸡,你从天上下来叫响白天和黑夜,你尖尖的嘴啄一切仇人和恶魔,你的爪抓一切仇人和恶魔。过去的一年,主家敬神不灵,恶鬼作祟,招财不进,鬼怪作祟,是非口舌不断,是仇人冤家作祟……今天晚上你必须给我把这些鬼怪,仇人的灵魂抓来接受我的治裁,接受我的惩罚……。
如此边打边咒,直到把鸡打死,才开始警告鬼怪和仇人:我本来具有消灭你们的本领,今天警告一次,如果今后还要骚扰主家,我将怎样怎样。一大堆耸人听闻的话语。
这一切做完后,又一个响亮的“叶阿哈合”,将死鸡和刀一并扔向大门口,如果刀口向外,鸡身横着而且头脚向外,说明一切大功告成,达到了所有应该达到的效果,什巴高兴,主家满意,开始烫鸡,在场的人都要吃此鸡肉,称之为吃鬼肉。
烫好鸡内脏的心肝,鸡头,鸡翅交给什巴,什巴将此物烧在火塘内,待烧熟后放在一个木盘内供献诸神,进行一番祈祷。然后,什巴边啃供过的骨头,边从骨头上判断一年的运程,此时锅里的“鬼肉”已熟,在场的人都开始饮酒,吃肉,完成一切仪式。
在藏区东部边远的山村,至今人们想知道自己的吉凶祸福、病患和灾异缘由,都得请什巴,这些什巴要价不高,随主家心意,多少不论,但不能空手而归。

打鸡卜历史

编辑
唐宋时期西南番,相信鬼神,有疾病不求医吃药,而是乞求神灵保佑。《宋史蛮夷四西南诸夷》
打鸡卜 打鸡卜
曰:“疾病无医药,但击铜鼓、铜沙锣以祀神。”广源蛮地区有收魂习俗,这习俗反映了当时僚族的灵魂观念。《桂海虞衡志》说:“(僚)人远出而归者,止于三十里外,家遣巫提竹篮,迓脱归人贴身衣贮之,篮以前导还家,言为行人收魂归也。”
占卜。以水测旱涝。《文献通考四裔考》引《桂海虞衡志》说:“僚依山林而居……岁首以土杯十二贮水,随辰位布列,郎火祷焉。乃集众往观,若寅有水而卯涸则知正月雨,二月旱,自以不差。”
僚族有一套完整的鸡卜方法,分为股骨卜和卵卜两种。股骨卜,“以雄鸡雏执其两足,焚香祷所占。扑鸡杀之,拔两股骨,净洗,线束之,以竹签插束之,使两骨相背于签端,执竹再祝。左骨为侬,侬,我也。右骨为人,人,所占之事。视两骨之侧所有细窍,以细竹签长寸余遍插之,斜直偏正,各随窍之自然,以定吉凶。法有十八变,大抵直而正,或近骨者,多吉;曲而斜,或远骨专利号,多凶。”“亦有用鸡卵卜者,握卵以卜,书墨于壳,记其四维,煮熟横截,视当墨处,辩壳中白之厚薄以定侬人吉凶。” 元明至近代壮族社会中从事巫术活动的人员,男巫称为魔公,女巫师称为囊妹。他们的工作主要是为病人冶改除疾。民国《广南县志稿本》载:“夷农不信医药,病则以为鬼祟。祈祷之外,别无他法。其以祈祷鬼神为业者,男曰魔公,女曰囊妹。病则请求魔公囊妹考察为何种鬼作祟。则先装模作样,请师调查,谓之打封。打封之后,则断定鬼为何种。而定禳之法,谓之解邦。其法以病者之贫富而定。病者若为贫而无告之农民,则雏鸡一头,或鸡蛋数枚,即可了事。病者为富农,最低限度即须一鸡一鸭一猪头,甚则一猪一羊一牛。以病之轻重及鬼之善恶而定牲畜大小。若一次不愈则又二次三次,至病者痊愈或死亡不止。北乡底圩一带,无一肥壮之鸡。其所以无壮鸡,即不待鸡肥壮,早已作为解邦用矣。”民国《马关县志风俗志》载:“(侬人)有病不求医,而求白马(夷巫之称),不拘贫富,家有病辄曰送鬼,杀鸡鸭犬猪甚多。必至病者痊或死而后已。白马以草签或鸡膀骨为封,能卜吉凶,查鬼祟,笃信为深。”
壮族的占卜专为人“决嫌疑”“断吉凶”“定祸福”,在祭神、丧葬、祭祖、驱鬼、择屋基等仪式中使用。占卜师多由布摩、长老、巫婆、道公、风水先生等兼任。有鸡卜、蛋卜、谷卜等名目,其中鸡卜最为盛行。
在民间保存的卜辞中,鸡卜辞体系最为完备。西畴县收集到的一部约4万字的鸡卜辞,含封像478个,删除重复部分,还有458封,内容涉及耕田、求雨、祈丰年、打鱼、婚姻、求财、打猎、起房盖屋、迁徙、择墓、赎魂、叫魂、疾病、战争等方面。其中有360封有规律可循。依据每双鸡胯骨上签的多少、根骨上血窍间的距离、签与骨所成的角度等分为娄笼、蟒笼、娄揽、蟒揽4类。娄笼、蟒笼类各88封,娄揽、蟒揽类各92封。娄表示左骨封像,蟒表示右骨封像。道教之阳阴观念,五行相胜、五行相生之观念亦为行鸡卜者应用。
鸡蛋卜是由行卜者对鸡蛋画符念咒,将鸡蛋煮熟,然后剖为二片,验视蛋黄,或将鸡蛋壳剥下,验视鸡蛋之光滑度,表面是否有异样之纹路。前者多用于择墓地,后者用来看致病的原因。
谷卜用于测屋基。在准备盖房的地点,挖一小坑,插一炷香,香周围摆一圈谷粒,用碗或石头盖起。次日谷尖头集到插香处表示吉利,可建房,否则视为不吉。

打鸡卜分类

编辑

打鸡卜俚人

打鸡卜,是俚人一种杀鸡占卜以问吉凶的迷信风俗。举凡战争、狩猎、生产、
俚人 俚人
嫁、疾病、建筑等等,莫不搞鸡卜以决吉凶,以定行业。俚人的这种鸡卜风俗,在粤西沿习很久,直到宋朝还有。宋朝国史院编修官秦少游被贬雷州时,曾写过“呻吟殊未央,更把鸡骨灼”的诗句来描述当地习俗。

打鸡卜瑶族

鸡卜是瑶族婚礼中一道古典卜卦仪式,当男女双方确定建立恋爱关系后,女方随媒人一同拜风男方父母,男家则用“鸡卜”测算男女婚姻前途,即把一只宰好的全鸡入锅蒸煮,同时焚香化纸,待香灭鸡熟,取出观察,如鸡两眼闭合,两爪同屈同伸,示意两命相合,可以成婚,如两眼一闭一合两爪一伸一缩,则示意两命相克,婚事告吹。

打鸡卜壮族

鸡卜用健壮的雄鸡,鸡冠不能破损。用前洗净鸡头脚。由布摩、长才或巫婆、道长执鸡默念,敬告天地、祭祀对象来享用祭品,并祈求保佑。然后,将鸡杀死,用纸钱蘸鸡血,取向撮鸡脖子上之羽毛用血沾在纸钱上,再将这几张纸钱用血粘贴在神龛上或门楣上。煮鸡时,将鸡脚别向后,头被昂起,作欲翔状,用两根筷子插在鸡背上定型,煮熟后端上祭台。布摩或长老等整装诵经,敬请诸神享用。诵毕,参加祭祀的主要成员行跪拜礼,布摩或长者在一旁焚化蘸过鸡血的纸钱后,抽出鸡胯骨,刮尽上面的筋膜,露出血窍,再用削好的竹签或仙人掌剌依洞的走向插入血窍,用食指和拇的旨卡住胯骨的两头,使胯骨内弧外紧靠,鸡骨和上面的签就构成一个封像。最后,布摩或长者再三验视并作出解释。还有一种方法是取刚会鸣啼的雄鸡一只,杀死后立即折断翅膀,剔除皮肉,视翅骨的纹路,若清晰明亮主吉,暗淡模糊主凶。

打鸡卜形式

编辑
鸡卜是各种占卜中种类最多,形式最为繁多的一种占法,主要有:

打鸡卜“抖鸡占”

用在招灵引魂仪式上,将鸡挂于门楣上,毕摩在屋里灭灯念诵招魂语录后,
鸡卜 鸡卜
鸡抖动与否以卜魂灵是否归来;

打鸡卜“鸡鸣占”

在某些仪式中,将雄鸡打死后,在鸡翅根部剖开一个口子,毕摩念诵相关语录后,在开口处吹气,看鸡尸是否发出鸣声而判断吉凶祸福等;

打鸡卜“掷鸡尸占”

在各种作毕仪式中,毕摩手执鸡尸,口诵驱遣之咒语,将鸡尸掷向门口或前方,看鸡头所朝方向判断鬼怪之去留;

打鸡卜“鸡舌占”

这是一种最常用的占卜法,彝人凡吃鸡都要在不放盐前取出鸡头先掐鸡冠尝,然后取出鸡舌,观其左右内外阴阳大小舌的翻卷状以卜吉凶祸福;

打鸡卜“鸡胪骨占”

在某些仪式中,毕摩在作鸡舌卜后,剥去鸡头皮,观脑胪骨之颜色、形状以卜吉凶、阴晴等;

打鸡卜“鸡股骨占”

在一些特定仪式中,用鸡作牺牲时,股骨不能啃食,不得有损,取其肉后,用刀刮净股骨之凹面,察其血孔,用黄莲刺或细竹签插之,然后将两根股骨排成内外、阴阳,察看一对股骨上血孔的位置和多少,以卜吉凶祸福。
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
词条标签:
民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