净宅

编辑:昏眩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7-03 05:07:05
编辑 锁定
净宅,一种信仰习俗。久病不起或家中遇到不吉之事,便认为家宅不洁净,需请祭师举行净宅仪式。届时,主人家准备一头猪、一只鸡、一撮荞麦和18根柳枝。祭师将柳枝插于门前平地上,将猪、鸡放在一旁,一面念经一面扫倒树枝,认为鬼魔、晦气便被驱除了。
中文名
净宅
属    性
一种信仰习俗
条    件
病不起或家中遇到不吉之事
经    文
《平安经》

净宅彝族净宅

编辑
彝族遇病或发生不祥之事,还认为是家宅个净所致,也要延请毕摩净宅,彝语称“卓尼书”。方法是在门前平地上插上十八根刮去皮的柳枝,放一撮养麦,在夯置一头猪和一只鸡。毕摩一‘面念《平安经》,一面将柳枝扫倒,以示将家宅的鬼祟驱除。
彝族净宅 彝族净宅
凉山彝族每年家家都要净宅两次,以保家宅平安。三月间,一次在农历八月间,富有者每月一次。伏在农历四川雷波县彝族平时祈求家宅平安、人口康泰而作的掖事称“太平菩萨”。过去在黑彝家族中较为流行,每年约举行三次。第一次是在农历二三月间。由主人邀请中摩到家,毕摩将树枝的权权插在正屋靠大门口的地上,用以招神,有权权的代表烛,无权权者为香。毕摩坐在树枝的上方,面对大门念经,请山神、毕摩的护法神和家神。请神完毕,毕摩开始念经。继而先取生羊肉数块来请山神,又取煮熟之羊心、羊肚、羊腰等三小块放盐少许及辣椒,毕摩将之洒泼四方,让各鬼分享。然后,主人、毕摩、帮忙者分坐屋内屋外聚餐。主人又做一木刻表示鬼,交与毕摩,毕摩对着木刻念道:“今天请了某神某神到这里来,他们大家咒你撵你,你赶快出去,不难逗留在此!”说毕,将木刻丢出门外,如尖端向外,则表示鬼已离去,否则鬼尚在屋内。如木刻尖端向屋内,毕摩要继续念咒直至抛出的木刻尖端向外为止。同时,毕摩取一本《招魂经》,站在大门口,依次念主人全家人之名字,招回主人全家之魂。第二次在农历七月间,仪式如同第一次,祭用牺牲品为羊,富有者用牛,穷者以杀鸡代之。第三次在农历九月问,通常在玉米收获之后,仪式与第一次同。三次仪式的举行,日期由毕摩择定,淘在它人家中进行。送鬼时群起怒吼、狂跳,以助声威。”

净宅那乃人净宅

编辑
按照那乃人的风俗,房子盖好后,必须举行“净宅”仪式。这种仪式那乃语称“西昆柱绍利圭”,字面意思是“乔迁宴客”。
那乃人 那乃人
这种仪式是与那乃人的万物有灵观念联系在一起的。他们认为,房子一盖好,它就不再只是一个建筑物,而是一个有生命的物体。房盖是它的头,文撑房盖的10根柱子是它的腿,而靠近房盖的两个小窗户则是它的眼睛。房子的每个单独部分本身都是神,其中,中央的两根立往叫“古希校”。整栋房子有一个总神,即叫做往科莫(柱意为房子,科莫即幸福)的幸福神。根据那乃人的宗教观念,房子坚固与否不是靠组成房架的4面墙和柱子,而是靠保护房子每个单独部分和包括居民在内的整栋房子的许多“神”。因此,这种“净宅”仪式不仅是为了“乔迁宴客”,而且也是一次隆重的宗教庆典。
举行“净宅”仪式时,必须邀请亲族参加。有时也邀请与本氏族有婚姻关系的那个氏族的人。整个仪式通常由老萨满主持。举行仪式前,先在新房的两根古希柱之间置一大案板,摆上用浆呆、大米小米大豆等做的各种食品,这是由新房主人事先准备好的在仪式期问敬献神灵和招待宾客用的。炕上先垫上千草,再铺一大苇席子于草上,供客人坐卧。此外,在新房的古希柱旁边的一铺炕上,还要供上“柱林”像(祖先神)。在拄林像前面,分别插上10泣香,摆上10个碗和3瓶烧酒。碗内分别盛着各种饭和大豆。在柱林像对面的柱子旁边,再摆上一个插着香的香炉和两盅烧酒。仪式开始,人们分宾主入座。氏族中年龄最大的人坐在供品旁边,老萨满则坐在入口右侧的炕上。其他人分别坐在案子两侧和其他铺炕上。新房的主人先爬上供校林像的炕,抓起一把米饭,塞进柱林的嘴(更正确地说,是糊上它的嘴),再把每种祭品在柱林脚下的炕上撤一点。然后,他依次走到每根古希柱跟前,单腿跪下,祷告说:“拄神啊,愿你保佑这栋房子牢固,保佑我们生活幸福,不缺吃缺喝,保佑我们没病没灾,保佑我们不碰见‘老爷”。在这里老爷指的是恶魔。祷告完后,主人走到老萨满跟前,单腿跪下,给他斟上一银盅马林果甜酒。萨满用—‘个指头蘸酒溅洒两次,然后把酒喝于,亲吻主人的两颊。之后,主人上炕,在萨满身后就座。紧接着,女主人再让一小男孩端着酒,跪着敬给萨满。萨满再次用一个子指蘸酒,向四周溅洒。在这之后,客人才开始宴饮。’
那乃人普遍认为,只有经过“净宅”仪式,新房的居民才能受到房神的保护,住得安稳。

净宅除服和净宅

编辑
离开坟墓即表明与死者彻底分离,丧家的种种做法都显示其欲回复正常状态,回复新的家庭秩序。但同时这种分离不可过于急速,以示孝顺。丧家首先应于下葬后在墓旁、如果有魂牌还要在魂牌前多次致条,以后每年还要致祭三次,表明死者依旧是家中一分子。丧主及丧家离开坟地时不得哭泣,不得回头,也不得加速——比如不得驱马。
丧主等人返家之前,下人或其他帮手须将一切与丧葬有关的物事除掉。众人回转时,丧棚已然拆除。供物已然归还,丧服和其他服丧标记要迅速除去——远亲和友人自坟地返回之前即已除去。此举可抵御死者的邪气,以防丧事再临。只有富人家的丧主及近亲服丧时间稍长一些。租来的丧服一向是下葬过后立即归还。房屋和庭院须彻底清扫一遍,这既是为了打扫卫生,又是为了“除净”邪魔。
富裕人家由阴阳先生“净宅”:阴阳先生在院中遍撤五谷、碎苇秸杆,在院门贴上黄纸符,上书“欢乐”、“长生”(克尔油1959:26页)。有的村子穷人请不起阴阳先生,则在院门挂上“镇宅符”。丧家在“七十二煞神”四像前叩头焚香,以求保佑。丧主以红纸裹秤舵、将其落至醋碗中发出巨响,借以驱吓恶鬼。院门之前必须放置—一水盆,每个从葬礼返回的人均要在水中照一下——富人家则用一面镜子——并在盆沿土:磨一把备好的刀。汉人还要在门前烧草,给每个回来的人一块糖,人们含着糖跨过草。用这些方法可以驱避从葬礼带回的邪‘天,使其不得入门。城里富户人家还要分糖果,这和糖块一样都可以用甜味赶走葬礼的苦味。
净宅完毕之后,丧家就可以“安心居住,不再恐惧邪物作祟”。为确保死者(以及一切邪气)都已离家,丧家在死者生前的居室中放置一炉香灰。炉中最迟在第三日须留有人畜的足印,以示死者离去,将来会转世投胎。如果没有任何足迹,则亡灵尚未离家。
丧家三日之内不得接客出门。三天之后,“丧气”方除。家中急须确立新的等级秩序、承认新的家长,这就要将权威移交新人手中。死者的存在及邪气只是不祥之兆,必须消除,或者在今后的几周、几年内用清晰明了的仪俗对它加以引导和控制。这些邪气和丧事的污秽已通过清扫基本除清了。现今该是家里吉星高照的时候了:由于坟地风水好,多子多财该兑现了。
彝族 彝族
葬后第三口丧主去探望坟墓,使之圆整,故称“圆坟”,以易辨认。未婚而死之人与穷困潦倒之人因于家族无功,不享受此等待遇,其坟家逐渐为人遗忘,没有人祭奠他们。丧主先磕头烧纸,然后“开墓门”,以便将来与父母联系,父母虽t:,仍旧可以知取家事。为此他在土中埋:两只烧饼,里面塞满木耳与肉,利用谐音象征带“耳”的门环,再往土中插两根林秸作篡fI状四。城里人在下葬后第:三日也要“暖墓”,即献祭。此后逢七的日子中,尤其要注重“三七”和“五七”。在人死后第二十一日即“三七”日丧主要上坟烧纸,富人家则焚纸制钱裳三只,内盛纸钱,袋上书有死者姓名。死后第三十五日即“五七”日,富家由女儿或侄女焚烧一把红绿的纸伞,可以在黄泉路上遮护死者,或者按别种说法,此日死者行至五殿阎罗包公处,纸伞可以引起包公的怜悯之心,不致严刑加身。已出嫁的女儿对其亲身父母最后这次尽孝后,就和娘家脱离了一切关系和义务。
其后重要的日子还有死后第六十日,在乎华民国时期,这一天就可以为父母除丧了。满人在这一天要在坟前焚一只带有两座桥的纸制彩船。死者乘船就能渡过“奈河”与“血污池”。封建王朝时期,重孝在身的官员可以告假,重孝满百日后结束。死后百日这天丧家还要上坟烧纸。扣年代,还有人家做周年祭,为亡人烧纸或请和尚念经。富裕人家则大宴亲朋好友。大家带着礼物和份子钱赴宴。林定川对这种在亡人忌日举行庆祝的做法提出批判,人们不仅饮酒吃肉,也不禁房事。穷人或平民百姓家则由妇女上坟烧纸,哭上几声,男人们照常劳作。也只有富人家才为死去的父亲或祖父做阴寿,去上坟烧香,供菜磕头。不过乡下人也注重三个节日,不光为死者过,活着的人也过。这几天人们要去修整坟茎,为亡人烧纸或将纸钱放在坟顶,供上饭菜,这就是鬼节、送寒衣和清明节。每年夏天七月十五是鬼节——孤魂野鬼的节日不过鬼节到了中华民国就逐渐为人遗忘,连纸钱都很少烧了。秋率;十月初一为死去的父母送寒衣,人们上坟烧纸,以便父母能购。
词条标签:
其他文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