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注传习录

编辑:昏眩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9 11:44:09
编辑 锁定
《标注传习录》发端于三轮执斋在京都给筱山侯讲学时,接受其委托校勘《传习录》。于正德元年八月开始着手,标注本文、添加注释,翌年九月三十日完成校勘。王阳明出生于成化八年壬辰九月三十日,执斋的《标注传习录》不可思议地也完成于同一日,干支也正好相同,日本正德二年壬辰九月三十日。
书    名
标注传习录
类    型
人文社科
出版日期
2014年9月1日
语    种
简体中文
ISBN
9787511268303
作    者
王阳明 三轮执斋
出版社
光明日报出版社
页    数
392页
开    本
16
品    牌
华文经典

标注传习录基本介绍

编辑

标注传习录内容简介

《标注传习录》是日本阳明学派代表人物三十三年心血之作。日本正德二年(1712)冈田群玉堂孤本首现,国内首本外版传习录,阳明粉丝首选心学读物。赠送梁启超著《王阳明知行合一之教》小册子。『我三十三年前始读王阳明书,以后信之如神明,今六十岁年,一事无成。然以德为一己追求,有志于求道,三十年来如一日耳』 ——[日]三轮执斋

标注传习录作者简介

三轮执斋(1669—1744)
  日本京都人,名为希贤。通称善藏。号执斋、躬耕庐。起初追随朱子学中的崎门学——山崎暗斋学派第一人佐藤直方。直方当时以厩桥藩酒井侯的宾师讲学,执斋也在直方的推荐下成为酒井侯的座上宾,后来被拜为师父获得礼遇。执斋三十岁时读到王阳明的书,对其中的良知说感同身受,后来坚信不疑,遂摒弃朱子学改信王学。直方对此大为恼火,宣告断绝师生情谊,然执斋一生敬重恩师直方的情谊丝毫不曾减少。后来直方原谅了执斋恢复交往,一度传为美谈。执斋一生的事业里,翻刻《传习录》是最伟大的事情。执斋曾在《答铃木真斋书》中写道:“我三十三年前始读王阳明书,以后信之如神明,今六十岁年,一事无成。然以德为一己追求,有志于求道,三十年来如一日耳。”从此就能真切地看得出三轮执斋一生的伟大志向了。

标注传习录图书目录

编辑
改版前言/1
  上卷
  徐爱录/2
  陆澄录/33
  薛侃录/89
  中卷
  钱德洪序/130
  答人论学书/132
  答周道通书/169
  答陆原静书/180
  答欧阳崇/204
  答罗整庵少宰书/213
  答聂文蔚/222
  南大吉录/244
  示弟立志说/245
  训蒙大意(附教约)/250
  下卷
  陈九川录/258
  门人黄直录/276
  门人黄修易录/287
  黄省曾录/296
  钱德洪录/304
  钱德洪序/348
  黄以方录/370

标注传习录序言

编辑
改版前言
  
  上卷:按通行刻本有杨荆山小引,焦琅琊序,张可大、许有□跋,并述刊行重刻之由,而于本文无所系焉。若杨氏虽曰“得绪山原本”,未见其必然也,故今皆不载。然数子之有功于此书,固不为鲜,则非忍去之,但为读者省其烦耳,通本具在,就而求之可也。
  徐曰仁所录凡一十四条(并序二篇,跋一篇),陆原静所录凡八十条,薛尚谦所录凡三十五条,合一百二十九条。按《年谱》,门人薛侃得、徐爱所遗《传习录》一卷、序二篇与陆澄各录一卷刻于虔是也。
  
  中卷:答人论学书(通本作答顾东桥),答周道通书(通本作启问道通),答陆原静书。
  又答欧阳崇一书,答罗整庵少宰书,答聂文蔚书。
  又以上八篇本南元善录,为《传习录》下卷者,绪山因加损之,详见小序。今据一本合下二篇,以为中卷。
  示第立志说(全书所载之《传习录》及通行之印本俱无此条,今从一本增之),训蒙大意(附教约)。以上二篇,一本连前八篇为南元善录,然而绪山所抄,后人所益,未可知也。杨氏序曰:“益以先生所尝咏学诗与诲语之切要者。”所谓切要者,指咏学诗后所载《示徐曰仁应试》及《谕俗四条》与《客坐私祝》共三篇耳,而此二篇亦其所益乎?亦未可知也。俟异日得原本。或曰二篇当移之附卷,予亦以为然,而以印刻既成,不及改之。
  
  下卷:陈九川所辑,凡一百一十五条,其二十一条所自手记,十五条黄以方所录,十一条黄修易所录,六十八条黄省曾所录,合若干条九川辑焉,绪山跋焉。所谓续录者也,按《要书》省曾录中,分何廷仁条以下五十一条,以为绪山所录,其以他友皆字,绪山独名也,理或然也。然此录考定成于绪山之手,则其自改之,以不可知也。其余文字条数有小异同。今亦据一本合下二篇以为下卷。
  
  补遗二十八条:曾才汉所录,绪山序之。序文通本载在编尾,今从一本移之编首。
  
  《晚年定论》:朱子书凡三十四通,吴子语一条,先生序焉,袁庆麟跋焉。一本不载此篇,今据绪山小引从通本。
  
  附卷:《大学问》,是师门之教典,绪山受而录之,有序及跋。此篇本出续集,今取以为附卷之首。
  
  示徐曰仁应试谕俗四条,客坐私祝,以上三篇荆山既增刻焉,今从之,但咏学诗一卷,则似不得抄出之旨,故今不取也。其欲览之者,求之通本可也。
  谨按先生之德之业,表著于天下,显明于万世,而与日月同悬者,固既照照矣。是以当世之人得遍观而尽识之,则其教诲论说莫不听而化之也。今也世远地隔,不复有观感而兴起,则其才见遗言于《传习》《文录》之间者,或主先入,或挟胜心,不能专心平意以从事于先生之训矣,亦可哀也已。今欲观其德业于千里数百年之外,则绪山之《年谱》、久庵之《行状》,及《明史》所载,以至诸子之杂录,历历可见矣。b而予每恨我邦未有梓行之者,不及人见而遍知之矣。而其最明白者,不若《年谱》系日月纪事实之审详也,故李卓吾《文选》、陈龙正《要书》,皆必择诸是也而尚未能精。故今别略出而附刻之,使凡读此录者,皆先观先生之德业与日月同悬者,而知其教诲论说为孔孟之正宗,以无疑于格物致知之功、知行合一之实云尔。
  日本正德二年壬辰九月昼,平安三轮希贤善藏志

  
词条标签:
文化 出版物